清华第一批校友纪念物
【发布时间:2009-05-20】  【访问计数:2256】   【关闭窗口】

●史轩
 
  美丽的清华园绿草如茵、树木葱茏,她哺育了万千清华学子;学子们把清华园比作母亲,深深地眷念她。他们在毕业时或毕业以后留下的纪念物,如明珠般散落在清华园,默默地诉说着对母校的缱绻依恋之情。其中,1919级喷水塔、1920级日晷、1922级喷水塔应是清华园内最早的一批校友纪念物了。这批纪念物寄托了清华早期校友对母校的怀念和感激,见证了清华园的时移世迁,也显现了清华人自强不息、求真务实的情怀。

  清华园内最早的一批校友纪念物之一是1919级的石柱喷水塔,它位于体育馆南侧、马约翰纪念像旁西南处。这是1919(己未)级学生毕业时献给母校的礼物。喷水塔下座正面刻有“养源”二字,背面是英文“I SERVE”,表达了同学们不忘母校养育之恩和毕业后报效社会报效祖国之志。著名校友钱端升、笪远纶、钱昌祚、乔万选等均出自这个年级。

  在大礼堂前草坪南端、清华学堂与第二教学楼之间,伫立着1920(庚申)级同学毕业时献给母校的纪念物——日晷。1920级是清华学校时期优秀的毕业年级之一,著名的经济学家陈岱孙、化学家曾昭抡、陈可忠、萨本铁、赵学海,植物学家张景钺、政治学家萧公权等,均出自于这个年级。1920年春,庚申级同学毕业前夕,大家商议要做一纪念品向母校献礼,经反复磋商后选定了日晷方案。日晷仪由同学们集资建造,摆放在高等科教室(即清华学堂)前的草坪上。它可供同学们上下课守时的参考,同时亦含有惜阴、即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意思。

  据当时主持其事的庚申级校友华凤翔回忆,上部的日晷盘由美国数学教员海晏士(Heinz)依照北京经纬度绘制,委托北京著名景泰蓝厂老天利以银胎珐琅烧成。其晷底座用汉白玉请工匠在校内雕作而成,并四面刻文,为二中二洋。其正面(南面)中文“庚申级立”,背面(北面)英文为Class 1920。一侧中文“行胜于言”,另一侧为“行胜于言”的拉丁译文“Facta Non Verba”。中文请庚申级同学邹宗彦之兄邹宗善书(邹宗善为南开大学生,曾与周恩来总理同学),外文由华凤翔学长书写。经过数月的精心制作,1920年暑期日晷完工,摆放在高等科教室右侧草坪上。

  日晷伴随着清华经历了几番坎坷,日晷自身也历经沧桑,数十年间三易其盘,一银二石,其座亦数易其位。解放前(约在1948年),日晷就摆放在大礼堂草坪前,当时的日晷盘变成石刻的了,原来的银胎珐琅盘已不知去向。后来“文革”期间,学校多次在大礼堂前草坪上召开批斗大会,为扩大场地把椭圆形草坪切成长方形,并把日晷拆除移去。原来放置日晷的地方,被补上水泥,日晷亦不知流落何处。直至文革结束后,学校逐步收复清华旧物,日晷才被从乱石堆中找出,但日晷盘已不见了。现在看到的日晷座已是修补过的,而日晷盘则是后来新作的,清华七十周年校庆时方与校友们再次见面。

  在红墙灰瓦的图书馆新馆处,庭园中央有一池碧水,池内树立着一座样式古朴的铜质喷水塔。其基托下面雕刻有 “Class 1922”字样,这就是1922(壬戌)级校友毕业时献给母校的纪念物。1922级是清华历史上留美预备部期间毕业人数最多的一个班级(毕业学生为94 人),其中包括闻一多、罗隆基、高镜莹、萨本栋、时昭涵、吴泽霖、黄子卿、高崇熙、雷海宗、梅贻宝、潘光旦、时昭瀛、闻亦传等著名校友。铜质喷水塔原建于图书馆老馆东门前,后来曾一度移到别处。1986年修缮校园时被搬回到图书馆老馆西门前,为配合新馆的环境又移置于新馆大门前的水池中,与图书馆楼群交相辉映。

  1922级学生中闻一多、罗隆基等33人原属1921(辛酉)级。1921年6月,正当学生迎接毕业考试、准备赴美留学时,北京教育界爆发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教师“索薪”斗争。当时北洋政府连年军阀混战,国库空虚,以致拖欠国立大专院校教职员薪金长达半年之久。生活无着的教师们组成了以李大钊为首的“北京八校教职员索薪团”,请愿游行遭到了北洋政府的血腥镇压。为支援教师们的斗争,城内各校学生纷纷罢课。清华因有庚款保障并未拖欠薪金,本可置身事外,但清华学生激于义愤,决定实行“同情罢考”。校方遂以开除学籍相威胁,然而学生表示“利害不论,是非必争”,尤以1921、 1922级学生最为坚决。闻一多等二十多人被校方宣布开除。后在各方压力下,校方被迫让步,却要被开除学生写悔过书方可复学;闻一多等人表示“无过可悔 ”,最后校方也只好不了了之。但校方坚持给不肯悔过的学生“留级一年,推迟出洋”的处罚,这些1921级的学生被推迟至1922年赴美留学。闻一多在斗争中,始终坚持原则、坚持真理,不屈服于威逼利诱,他呼吁同学们好好想一想:“天下的事还有比出洋更重要的没有?”(载《清华周刊》第244期,1922年 4月21日)

  清华园内这些最早的一批校友纪念物,见证了清华园内的风风雨雨。如今日晷已成为清华园中一处重要景点,游人如织,人们喜欢在日晷旁留影纪念。吸引他们的不仅仅是周围秀丽的风景,日晷传奇般的经历、优美的造型,更因为日晷上镌刻的“行胜于言”四字,道出了清华校风的一大特色——“实干”。而今这种实干精神,仍然能够清晰地从清华人的身上闪现。“行胜于言”体现的不仅仅是清华人务实的精神,也反映出清华人不畏艰难、顽强拼搏,一步步奔向目标的那种永远向上的活力。

【发布时间:2009-05-20】  【访问计数:2256】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档案馆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