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的第一个校门
【发布时间:2009-05-20】  【访问计数:1136】   【关闭窗口】

●史轩
 
  在我校东西主干道中央路北,有一座古典优雅的青砖白柱三拱“牌坊”式建筑。该建筑中间大拱门的两侧各嵌建两根陶立克西式立柱,门楣上书刻有清末要臣那桐的手迹“清华园”三个大字,这便是清华建校之初最早的主校门。因1933年至1934年间校园扩建,先后有了新的大门——西校门和南校门,这座最早的校门就被称之为“二校门”了。

  清华园曾是康熙皇帝的行宫——熙春园的一部分,1909年清政府将其拨做游美肄业馆(1911年在清华园开学时更名为清华学堂)馆址。1909年10月游美学务处动工兴建校舍。首先修筑围墙和校门,修建围墙共六百五十二丈(含修补原有六十余丈未倒之墙),“原砌墙高至顶一丈,厚均二尺,下宽上窄”,修筑费用“合银7172两”。至1911年初,随着围墙的合拢,校门随之建成,此时校园面积450余亩。原来,在二校门附近曾有过一座宫殿式的建筑,有大殿一座名“永恩寺”,为园主的家庙。建校时决定将大殿拆除,并由游美学务处发给寺庙主持僧人恤银,将他们遣往他处。现在,尚有两株钻天的古柏和甬路东侧草坪上用水泥板块覆盖着的那口古井,即永恩寺遗物。校门的原负责施工者为斐士(E. S. Fischer)。梁实秋(1915年考入清华学校)曾对早年校门姿貌做过描述:“清华的校门是青砖砌的,涂着洁白的油质,一片缟素的颜色反映着两扇虽设而常开的黑栅栏门。”无论远望还是近观,校门造型精美、线条流畅,外形挺拔清丽又不失巍峨庄重,在背后两棵古柏的俯抚下更显得美丽。

  几十年来,这座校门留下了多少大师名家执教治学的身影,留下了多少清华学子勤奋学习的足迹。它往往是清华人心目中的第一印象,也是清华人心目中永远不可磨灭的印记。这不仅仅是一种追忆、一种怀念,更是一种向往、一种热爱、一种对未来的希冀。校友徐谦(60届)以《别梦依依二校门》为题写道:“……典雅古朴、庄重晶莹的二校门,这里曾留下清华人的几多情思,过照澜、跨石桥,不由发思古之幽情,校友师生多么希望重温旧梦!”并借唐诗“人生几回伤往事,来如春梦几多时?碧山终日思无尽,绿叶成荫子满枝。”抒发自己对二校门深深的相思眷恋之情。校友韩克信(34级)感慨道:“我对二校门怀念之情,更重要的是来自在母校的受教。四年学校教育,一如慈母的哺育……每当我怀念母校时,母校的容颜,正是这端庄典雅、洁白如玉的二校门。”

  然而,二校门没有躲过“文化大革命”的浩劫。“文革”初起时,清华的红卫兵把二校门作为“四旧”,用汽车拉着绳子将其拖倒。多少清华人目睹二校门的遭遇,痛心而又无奈。之后,在该处树立起一座高大的毛主席身着军装的全身塑像,塑像正面的底座上镌刻着“四个伟大”的题词。这座塑像首开先例,在全国引发了共建毛主席塑像的浪潮。

  1991年,在校友们的倡议之下,二校门于建校八十周年前夕重新复建落成。复建费用来自5000多位校友和21个校友会组织的捐款,重建工程及制作捐赠纪念册费用共计人民币85483.35元。如今,二校门又重现了它优美的身姿。校门两侧的干道旁,是成行的银杏树,尤其到了秋天便满目金黄,一如盛装严整的皇家卫队。秋风过处金叶飘零,最勤快的校园清洁工也不忍立刻将其扫去,总是多留几日这美丽的秋景。二校门已然成为清华园中不可不知、不可不游的景点之一了。

  作为清华象征的二校门,它见证了清华大学伴随祖国命运的转变,见证了清华大学日新月异的发展和飞跃;它历春夏秋冬,经风吹雨打,默默地迎来送往每一位清华人。每每当你经过这儿,总能看到或有人驻足观赏,或有人摄影留念。每逢节假日或学生毕业时刻,这里更是人头攒动,过往车辆则只能踟蹰前行。清华的第一个校门——二校门,不仅仅是清华园的鲜明的标志,更是长期以来清华人勤奋朴实、荣辱不惊性格的象征。

  (部分史料引自黄延复:《清华园风物志》)

【发布时间:2009-05-20】  【访问计数:1136】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清华大学档案馆     技术支持:清华大学信息化技术中心